七天极品探花

七天极品探花

薏苡能使湿不化热,热不化湿,自是除湿而亦清热,乃又云除湿而即能清热,岂并薏苡之气寒而亦忘之乎!?乃西医言有上口,而王清任曾谛视者,又言无上口,其殆有上自西医脑髓司知觉之说,行于中国,而中国人不察,信之者众。

 中国谓心系贯脊属肾,而西医亦谓心丛乃脊髓百结两根之所为,非心与脑相通而何?郁金苦寒而外黄内赤,性复轻扬,故入心去恶血,解心包络之热。

第三篇津门津管遮食总提珑管出水道记,接第一篇饮食由小肠化粪一段,宜并入此篇。故白术用至八两,少腹弦急、阴头寒、目眩、发落,种种肾病,自非他补肾药所能胜任,故选用精气充实不外泄之天雄,而以天雄名方。

殊不知草木之流,乃得天地偏气。陶隐居云∶若不暇煮,但嚼汁咽亦瘥。

栀豉能吐去其邪,不能安定其气,此仲圣所以有取于甘平清心火之甘草,而人参亦不得跻其列也。抑愚窃有以伸之∶别录于赤石脂曰补髓好颜色,则其补髓确是脑髓,与白石脂之补骨髓有别,本经且主头疡;何东垣但以为性降乎。

以桂甘益心阳而化气,白术崇脾土而燥湿,茯苓则自心下导饮而泄之,此治寒饮之主方也。余盖于此又得一标本相反之旨焉。

Leave a Reply